《遠見雜誌-名家專欄/高希均》 知識糧倉與一流智庫–興大新校長李德財的抱負



Filed under : 新聞, 未分類

稿源:2012年4月號 《遠見雜誌》 第310期

 

(一)農學院蛻變成綜合性大學

 在1954~58年間,我在台中省立農學院(現在的國立中興大學)農經系讀書。當時在校學生不到1000,科系不到10個,畢業時(1958)學生總人數是242位學士,50年後(2010),畢業總人數4282,其中博士生187位,碩士生1337,學士生1990;這真是令人驕傲的「教育奇蹟」。

經過了50年的耕耘,農學院已經擴大為一個綜合性的優秀大學,它擁有八個學院(包括理學院、工學院、生科院、管理學院、法政學院等),32個系、22個研究所、10個學程。50年前的台灣,祇有一所國立台灣大學,三所學院(台北師範學院、台中農學院、台南工學院),現在則已有163所。

近年回到興大,除了保存的幾間小建築,全是新穎的大樓。特別高興看到了容納2000個閱讀座位的七層樓圖書館,及4000人的大禮堂。一座優秀大學除了硬體及眾多的科系,更需要的是校長的才華與願景,教授的專業與投入,學生的學習與熱情及校友的關心與支持。即以我的母系(農經系)而言,著名的林英祥博士常回來短期講學,林萬年系友捐款興建語言中心。

(二)樹立遠大目標

中興人的前途靠「我自己」

1961 年1 月, 在電視機前聽到甘迺迪總統就職典禮中的兩句話「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,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. 」 對當時23藏台灣留學生的我來說,上 了公民的第一課。自此更下定決心: 儘管美國遍地有機會, 一切還是要靠自己, 不能靠政府。

誰決定年輕人的前途?我盼望中興人的答覆肯定而簡單「當然是我自己」。這是一個多麼乾脆的、自尊的、自信的答案。

你掌握了你自己的命運。自己的一切,就要靠自己好好讀書、好好做事、好好做人。當你擔心找不到工作時,我擔心你有沒有用心學習,你是否缺少專業訓練,你是否也缺少工作熱情。如果你已經準備好,即使當前失業率約4.4%,還是有很多空缺找不到人。如果這些空缺需要體力勞動,需要到外縣市上班,薪資不如你的要求,或需要較高技能及工作經驗,而你都不願意接受或者不符合,那麼你自己必須做調整。

自己的前途,不需要政府插手,而是靠自己的本領、熱情、品格以及調整的心態。

去年兩位諾貝爾獎得主(失業與就業是他們得獎的專門領域)來台潰講,我請教他們同樣的問題:「如果年輕人找不到工作,是自己還是做府的責任?」他們不假思索地一致回答「當然是年輕人自己。」哈佛大學校長桑默斯(Larry Summers)告訴哈佛學生:「年輕一代不是去『尋找』工作,而要有本領『創造』工作。」

年輕一代要記住:在今天的世界,唯一不輸的法則是:自己比別人學習得重快,自己比別人的自我要求重嚴厲。

 

辦學校找到優秀的校長就是成功的一半。很幸運的是興大從去年8月就延攬到一位新校長。他就是獲得多項國際榮譽的著名資訊科技學者李德財博士。在他獲得伊利諾大學的資訊工程博士後,長期任教於美國西北大學。 在1998~2008間擔任中研院資訊科學研究所所長,2004年當選為中研院院士。

李校長在就職講詞中豪氣萬丈地提出:「要打造興大為智識糧倉與國際智庫。」這真是一個校友渴望母校的新校長,要以他的國際聲望與美國一流大學的任教經驗,所提出的遠大目標。科學家要有一分證據,說一分話;領導人要有一分自信,提二分願景。 

 在台灣各大學整體聲望排名榜中,中興大學排名第10。(見遠見《2012大學特刊》, 2012/2/21 出版,頁28)。這樣的成績,雖不盡滿意,但可接受。在殘酷的競爭下,大學的品質與排名是不進即退。  

 我一向贊成充滿潛力的個人及組織,尤其在替換領導人之際,必須要揭示新的目標,勾劃新的願景;然後訂定步驟,全力衝刺。唯有aiming high,才能走向高處,更上層樓。

面對世界新潮流,從半世紀前的農學院,擴建到綜合性的大學,是選擇了一條健康的路。尤其在資訊時代(100學年全國大學生攻讀科系人數最多的就是資訊管理(技術),高達5萬639名),有這樣一位在資訊領域傑出的學者領航,興大就更有機會航向世界(join the world)。

要興大變成「知識糧倉」就是運用興大優勢,發揮農學生物科技、綠能科技、奈米科技,結合理工優勢,深化數位人文與藝術多媒體內容;同時要結合大台中地區高等學府與中部科學園區,中興新村高等研究園區,開發西部綠色科技走廊,扮演台灣西部知識糧倉的角色。

 在國際領域,興大已成功地將農業科技推廣至泰國、越南等國家,被譽為東南亞農業智庫;更要進一步與國際知名大學共同成立跨國研究中心,在精密機械、奈米科技、數位人文、文化創意機關領域共同發展。

(三)教學品質最重要

自己是教育工作者,對教學品質的自我要求是嚴格的。我從不敢不做準備,浪費學生的時間,傷害了他們學習的興趣。哈佛大學校長伯克在專著《大學教了沒?》中指出,教學品質的好壞是影響學生吸收知識熱情的重要因素。他並且提出了五項具體方法,告訴教育工作者,來共同改善教育品質: 
§     激發學生對知識的好奇心。

§     去除學習時一些先入為主的錯誤觀念。

§     不斷拋出有趣問題,激勵學生思考。

§     養成學生不是記憶、背誦,而是慎思明辨的能力。

§     對學生的評估,要即時回饋。

在綜合性大學中,即使年輕教授有論文發表的壓力,也不能忽視教學品質。興大教務長呂福興博士指出,教學理念、就是培養學生「兼具人文與科學修養,溝通與創新能力,國際視野與社會關懷之菁英人才。」如果我在興大任教就會時刻記住;這就是我的責任與使命。

普立茲龔得主{弗里量最近在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中指出,除了美國,他最喜歡的就是台灣。當二年前《遺見》邀他來台訪問時,就驚訝地發現台灣人民充滿天分,熱忱與智慧。還些美德正來自我們的教育,我相信母校會持續提升教學品質,嘉惠青年學子。

(資料來源:興大秘書室)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