碩、學士班畢業典禮校長致詞稿

Google簡總經理(立峰)、南加州校友會徐會長、宏都拉斯大使(Sierra)、各位貴賓、各位家長、各位校友、各位老師、及各位同學,大家好! 今天是中興大學103學年度碩、學士班的畢業典禮,首先感謝Google簡立峰總經理及各位貴賓,especially the Ambassador Sierra, from Hondulas,在百忙中撥冗蒞臨,給予所有畢業生勉勵,同時也要感謝本校各位師長、校友及同學們的熱烈參與。 今年的畢業典禮,對我來說有著特別的感觸,因為我跟在座所有的畢業生一樣,將在今年7月31日結束在興大四年的「學習之旅」,從中興大學畢業。上一次我參加的畢業典禮,是在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取得電腦科學博士時,那已是37年前的事。回顧這三十多年,經歷了美國西北大學教職20年、返台接任中研院資訊所所長10年、擔任中興大學校長4年等數個重要的人生階段,每一時期所經歷過的人、事、物,對我來說,都是很好的學習跟成長。 今天特地邀請到Google臺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博士擔任貴賓,有特別的意義,簡博士與我有很深的淵源。1998年我從美國返台接任中研院資訊所所長10年,其間(2003-2006)簡博士曾擔任資訊所副所長三年,2002年起他與我共同負責「數位典藏國家型科技計畫」技術研發分項,共同為實現臺灣的數位之夢而努力。2006年簡博士被延攬入Google服務,成為Google在臺的第一位員工,Google是國內許多畢業生想要進入的夢幻企業,相信簡總經理在Google台灣的領導及選才經驗分享,對於各位來說會有相當大的助益。 生命中如能遇到愛惜人才的良師益友,是幸運、也是最值得珍惜的事。相信各位在中興大學求學的日子裡,一定也結識了不少共同奮鬥的同窗好友與提攜後進的師長,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,這些在母校所締結的情誼,充實了您們的生命,也將是各位最珍貴的人脈資源。 四年前,我是個興大新鮮人,從臺北落腳臺中,從中興大學重新出發,當時我送給幾位行政主管一張裱框的小卡,上面是寫著出自美國作家Dr. Forest E. Witcraft的詩句:「A hundred years from now it won’t matter what kind of car I drove, what kind of house I lived in, how much money I had in the bank, nor what my clothes looked like. But the world may be a little [...]

博士班畢業典禮校長致詞稿

李院長(遠哲)、各位貴賓、各位家長、各位校友、各位老師、及各位同學,大家晚安,大家好! 今天是中興大學103學年度博士班的畢業典禮,首先感謝李遠哲院士(也是本校校務諮詢委員會召集人)及各位貴賓,在百忙中撥冗蒞臨,給予所有博士畢業生勉勵,同時也要感謝本校各位師長、校友及同學們的熱烈參與。 今年的畢業典禮,對我來說有著特別的感觸,跟在座所有的畢業生一樣,我將在今年7月31日結束在興大四年的「學習之旅」,從中興大學畢業。上一次我參加的畢業典禮,是在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取得電腦科學博士時,那已是37年前的事。回顧這三十多年,經歷了美國西北大學教職20年、返台接任中研院資訊所所長10年、擔任中興大學校長4年等數個重要的人生階段,每一時期所經歷過的人、事、物,對我來說,都是很好的學習跟成長。 今天特地邀請到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院士擔任貴賓,有特別的意義。1998年,我決定離開定居25年的美國,返回台灣接任中研院資訊所所長,李院長是影響我做出此決定的關鍵人物,當時在中研院資訊所的就職典禮上,李院長是監交人,見證了我返台新生活的開始,今天在我擔任興大校長任內主持的最後一次畢業典禮,特地邀請李院長給大家勉勵,同時也見證各位與我在興大學習之旅的圓滿ending。 生命中如能遇到愛才、惜才的良師益友,是幸運、也是最值得珍惜的事。相信各位也和我一樣。在中興大學求學的日子裡,一定也結識了不少共同奮鬥的同窗好友與提攜後進的師長,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,這些在母校所締結的情誼,充實了您們的生命,也將是各位未來最珍貴的人脈資源。   四年前,我是個興大新鮮人,從臺北落腳臺中,在中興大學重新出發,當時我送給幾位行政主管一張裱框的小卡,上面是寫著出自美國作家Dr. Forest E. Witcraft的詩句:「A hundred years from now it won’t matter what kind of car I drove, what kind of house I lived in, how much money I had in the bank, nor what my clothes looked like. But the world may be a little better, because I was [...]